癡迷—鴿友自白

        養鴿人輕則叫上癮,重者叫癡迷,不知自己算是上癮還是癡迷,總之感覺自己迷得不輕。春賽轉瞬即逝,借著稀里糊涂進獎的勁頭也弄了三個秋賽特比環玩玩,本想買一組的,走在半路給協會的朋友打個電話,問特比環還有沒有,他說有,我說明來意,他打趣道,你買特比不是白贊助嗎?人家正是調理種鴿的好時節,你卻天天忙工作,有那錢不如請我喝大酒,說者無心,聽者有意,覺得言之有理,往年也買過,由于自己照顧不周,進獎真是天上摘星星一樣難,最后合計一下,那就少買幾個,弄三個兩個的玩玩,重在參與啊。

        就這樣買了三個環,二百一個,回家開始折騰,專業術語叫調理,階段用藥,系統清理,調整狀態,最后折騰的鴿子就像男人吃了偉哥一樣,那叫一個歡,合籠后真是干柴烈火,一點即著,頻頻交尾。寫到這兒想起一段故事,有次去鴿友家玩,進門后問:“嫂子,崔哥呢”?嫂子說,你崔哥在樓上看鴿子結婚呢!上樓一看,好家伙??!那叫一個壯觀,幾十個配對籠齊刷刷的擺成一排,崔哥點著煙喝著茶看現場表演,就看他的煙是一根接一根,吸的勁頭是一口比一口猛,那家伙,帶勁??!再說我自個兒,鴿子調理完配對,下蛋,抱窩,這一晃小鴿子出殼了,從出殼頭幾天就細糧供著,多加小黃米,和女人坐月子吃豬蹄喝王八湯一個道理,說是奶水足。

        出殼第七天開始填“幼鴿奪霸”,第八天做新城疫疫苗,第十五天加泥球,蔬菜丸,瞅著哪只骨架軟的再填四分之一鈣片,看著羽毛糙的再補充些魚肝油丸。細,管理那叫一個細,細的像繡花一樣。就這樣日復一日的侍弄著,正所謂功夫不負有心人,這悉心照料的就是不一樣,毛光水滑,漂亮!用一位鴿友的話來講,這小鴿子出的,跟“畫兒”似的,第二十五天,斷奶,單獨放到站籠里,先是教喝水,認水罐,放上小粒的飼料,小家伙啄呀啄的就是吃不到嘴里,說實話,著急,以前看見不會吃食喝水,就上手給填,后來圈子里的朋友說了,到了該吃會喝的時候自個兒要不會,長大了還能知道回家嗎?對,說的對,從那以后,就再也不給填了,不會吃就餓著,餓急了餓垮了,還是不會吃,看來是真傻,我也就不將就了,送它早日歸西。

        就這樣三只特比環,616、617、618順利下窩,順利喝水吃食,等到蹲了四五天房該出棚了,又是一陣子擔心,翅膀還沒長硬,一會兒掛在這家房檐,一會兒落在那家窗口,折騰了好幾天,行了,能飛了,該壓一壓了,敞開了飛該丟了。鴿子剛上天和男人剛走上社會是一個勁頭,天不怕地不怕的,我怕誰呀?“天高任鳥飛,海闊任我躍”就是給俺寫的。結果呢?鴿子丟了,人吃了虧才后悔,道理全懂,可操作起來就不一定了。那天一早起來,進棚看見個個站在跳籠口往外沖,本不想放的,轉念一想,沒事,現在還早,讓它們出去活動活動。

        拉開籠門,一飛沖天,半天沒影子,等到8點多鐘上班的時候還差三只沒回來,估計玄了,這要遇到過境的大群指不定給帶哪去了。就這樣一整天忐忑不安,我下午回家直奔鴿棚,清點完畢,一只最漂亮,最精神,最水靈的特比尾號617的沒回來,心情一下降到冰點,哎,怎么就這么寸呢?越心疼它,它是真讓你心疼??!當天晚上沒睡好,按說這么多年了,應該也練出來了,可還是難受,辛辛苦苦弄這么長時間容易嗎?說沒就沒了??!

        一早起床直奔鴿棚,還是沒有,站在房頂看著遠處的鴿群真是讓我望眼欲穿??!等啊等,等到個音訊全無,隔天好友來家看鴿子,我說丟了只特比,他數落我道:“你也算半個老手了,不應該犯這樣的錯啊,誰早起飛幼鴿啊,這要遇到走趟子的還不給帶走了呀”!早上空氣好,又涼快,幼鴿子剛會飛,也愛飛,你這不明著讓丟嗎?我只能嘆氣道:“哎,失誤、失誤”。朋友說:“什么叫名家呀?名家就是自己的失誤比他人少”。嗯,經典,精辟,我記住了,不敢說成名家,以后還是減少些失誤吧。

        周六睡到八點,起來先打掃衛生,添食換水。手機響了,陌生號,接起來對方一個男中音,“你是王先生嗎”?“嗯是的”?!澳闶遣皇莵G了只特比環呀?你還打算要不要啊”!“嗯,當然要啊,您在哪”?“我在、、、、,我在沙河鴿子市呢,你來吧,見面說”。

        急忙沖下樓趕往沙河鴿子市,遠遠的看見這個忘恩負義的東西在一小籠子里站著,上前握手,表示感謝,認識一下,邱先生,家住宏福苑,也是高手,人家上賽就能進獎的主兒?!澳窃趺创摹??邱先生說:“進我棚的,我在死棚關一星期了,這不今天拿鴿子市來準備處理了,查到是你的,所以打個電話”?!澳f說,怎么感謝您”?,邱先生說:“剛才有人出兩百,我沒賣,說本主一會兒來,你就給一百塊錢拿走吧!”說實話,我當時嗓子眼就像堵了根魚刺,不知該怎么答話兒,我抓出鴿子來,上手摸摸,嗯,沒怎么瘦,看了幾分鐘,我心里合計了下:“對邱先生說,這樣吧,怎么著也得感謝你,都是玩鴿子的,你也別一百了,五十塊錢我贖回得了”。邱先生也痛快,“行行行,五十就五十”。我放到籠子里,順便買些糧食和邱先生言別。

        回家的路上車堵的簡直是水瀉不通,當時的心情挺復雜,也挺高興,高興飛丟的鴿子贖回來了,又挺憤慨,這還沒上路比賽呢就犯傻,長大了還有指望嗎?挺難言,在這個物欲橫流的社會里,還是用錢辦事來的直接啊。細一琢磨,瞅瞅這個尾號617的家伙,買環時花了我兩百,贖回你花了我五十,湊一塊正好一個傻數,二百五,行,從這一刻開始,你就叫二百五。再想想自己,早晚的待在鴿子棚里,身上某個部分總得掛幾根鴿子毛,用開篇的話說自己一點不過份,上癮、癡迷,不就是天下鴿迷的真實寫照嗎?


專欄作家發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上一篇:關于鴿子健康及飼養的若干問題下一篇:燙畫作品《成吉思汗》

信鴿小工具

App下載

官方微信

在線商城

回到頂部

大富翁8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