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鴿道留痕》何以播下龍種 收獲跳蚤

        賽鴿運動是一項競爭十分激烈的活動,強鴿必先強種是鴿界眾所周知的一個常識。一地賽鴿活動高潮的涌動,伴隨著的也往往是一陣難以抵擋的信鴿引種熱。近兩年地處鄂南的山城崇陽重新開展信鴿活動賽事,不僅勾起了諸多老會員的賽鴿癮,也引發了不少新鴿友的參與熱情。其間,按照“龍生龍子,虎生豹兒”的理念,許多鴿友通過各種途徑引進種鴿的情況十分突出。歷時兩年多的引種播種,得到的收獲可謂喜憂參半,但喜的不少是意料之外,憂的多為大失所望。特別是一些初時引進高價品牌銘鴿的鴿友,包括筆者本人,作出的賽鴿原本是眾望所歸的,但經過幾季競翔的檢驗,結果卻并不理想,有的甚至讓人大跌眼鏡。

        有鴿友稱,賽鴿運動的不可預期性正是信鴿競翔的魅力所在,全部是“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的結果,普通鴿友與鴿界有錢的大腕就沒得玩了。話雖這么說,但眼前出現的播下龍種,卻收獲跳蚤的現象還是有?!傍濓w一滴血”的普遍鴿理,令人須冷靜地坐下來加以思考與總結?;仡欁约旱挠澾^程,觀察其他鴿友的養育情況,覺得有這么幾方面值得關注。

        一、貪多不化,淪為收藏。在最初實施引種的時候,引種者往往可能陷于兩個極端,一是把握不定,患得患失,引進一羽鴿子非常小心謹慎,唯恐引進的鴿子不能物有所值。想來也是情有可原,一只比吃坯雞還小的毛疙瘩,動輒大幾百,好幾千塊錢買一只,有的要上萬元,甚至好幾萬元才能到手,若非財百萬的大款,買得對不對頭確實讓人舉棋不定,不能掉以輕心。二是受引種一陣陣情緒化的影響所致,只要引進種鴿開了頭,先買的鴿子還沒到見成效的時候,就容易這山看得那山高,見鴿愛鴿,恨不得把比棚中好的鴿子都弄到手,呈現出一種“引種饑渴癥”的癥狀。

        我地鴿會會員不多,不足20 位信鴿飼養人,但近兩年通過多種途徑直接或間接引進鴿子的方向卻不少,近的除引進武漢、咸寧、赤壁及臨省的臨湘鴿外,遠的還引進了上海、江蘇、天津、西安、河南、重慶、廣東等地的鴿子,涉及的品種也五花八門,如詹森的019、紅狐,愛亞卡普的超霸,克拉克,林波爾,彼得.曼德斯,修斯肯,揚阿騰,凡布利安那,史古梅斯,凡王路易,胡本,狄爾巴,李鳥,吳淞老桃等等,轉彎抹角牽扯到的名家鴿也有北京的愛亞卡普、僑友,上海的龍園,天津的大寶,南京往日的兆尊,乃至廣州的羅家軍等鴿種,就連近期在鴿界名聲響,爭議多的海霸王鴿,也在廣東汕頭大本營被我地鴿友托人引進于途中。

        分析個中原因,主要還是其中幾位有一定條件的鴿友由于愛鴿至切,引發的“引鴿饑渴癥”造成的。如果熱情異化為以廣泛占有為快的貪欲,極容易偏離引種是為了競翔的目標,致使有些鴿友的種鴿棚成為銘鴿觀賞棚,進而把一個不大的鴿壇徒然變成標注著當代銘鴿的收藏館,展覽臺。其結果弄得有些鴿友每樣鴿子還作出不了幾羽賽鴿,就鴿滿為患,出現“爆棚”現象。不僅常聽到鴿子無緣無故游棚的抱怨,管理上財力、物力、精力的分散,也使賽鴿競翔難有大的起色。原本看好某些超級鴿種后代精彩表現的鴿友,熱情的期盼也變成了一聲聲嘆息,顯現出引種貪多而難以消化的弊病。

        荷蘭老一輩賽鴿大師杜沙汀曾尖銳指出:“養太多的鴿子是走向衰敗的開始?!辈⒏嬲]初學者,養鴿規模急劇膨大是新手的大忌。這些金玉良言從鴿界先進們的做法上也可證實決非聳人聽聞。前不久在上海與西安賽鴿名流胡長根謀面,他介紹,他在養鴿中確定的種鴿從來不超過三對,包括籠中飛出的西安6 名鴿,不擬留作種鴿就送人。無獨有偶,近期在有關報道上看到,河南洛陽的賽鴿名家王平以“淘汰好的,留下更好的”姿態,將近些年花大價錢引進的20 多個有根有底的世界名品,總計達300 多羽外籍種鴿或送給喜歡的鴿友,或自由放飛掉,最后只剩下6 羽種雄,14 羽種雌,照樣在南非公棚,在國內賽場立于不敗之地。這些名家的作法是很值得我地鴿友深思的。

        二、匹配不當,火候未到。雖然說賽鴿育種所涉及的生物遺傳科學是有其特定規律可循的,但鴿子的遺傳與變異的不確定性與較大的變數,卻遠不是用三原色調配顏料和一般的化學實驗中的物質中和與反應那么簡單。因此,涉足信鴿活動中在夯實鴿種基礎的前提下,還有個利用引進的種鴿作育鴿子時,其種鴿間是否合配的問題。達到這個目標,一靠熟能生巧,實踐出真知的經驗與體悟;二還有個機緣巧合,種鴿通過配對后是否出東西的緣分問題。

        鴿界有句行話:稱飼養鴿子要講究“三氣”,即種氣、天氣、運氣。這說明信鴿活動除了謀事在人的重要前提外,成事在天的因素也是客觀存在的。實際上某些賽鴿大家引以為傲的黃金配對,通常都是眾里尋伊千百度,千呼萬喚始出來,然后奠定走向賽鴿輝煌的基礎的。正因為鴿種在生育遺傳上事前的不可捉摸與作育結果的不可預期,才會除了少數鴿緣好,運氣佳的鴿友,引進鴿子或遵原主人叮囑,或自己費心琢磨,甚或隨意組合就收到理想效果,而大多鴿友還要經歷艱難的試探、摸索過程,還不一定有期望的結果。

        所謂賽鴿難,是一項磨練人的心志的事業主要也體現在這些方面。因此,反觀我地鴿友引進好鴿育種,卻出現某些差強人意的效果,種鴿的不合配也是一個不能忽視的因素,需要不斷的進行調適??v然是在外地已被檢驗合配的種鴿,引入新環境也有個適應問題,在新地方尚須再用一定時間積蓄火候,深入地驗證,然后決定取舍。如今年我地中距離連續兩次500 與560 公里雙料冠軍鴿鴿主,就是前年從江蘇鎮江打工回家養鴿的鴿友,當時他弄回十多羽包括帶千公里、兩千公里證書的賽鴿,成為鴿友們關注的焦點。但初時用這些鴿子作育的鴿子放飛,從幾公里到幾十公里,就飛掉了大半。

        今年用一羽兩千公里歸巢雄鴿與從毗鄰的赤壁市引進的一羽千公里歸巢雌鴿相配,所出的兩羽賽鴿原是為參加湖北正大杯千公里幼鴿賽準備的遠程鴿,卻在下半年前后四次500 公里的比賽中,都飛出好成績,其中一羽連獲兩次分速達1100 米/分以上的冠軍,單羽鴿分速也創新了我地山區競翔的紀錄,超過了我地多個引進專攻中距離鴿賽的品種,這其中偶然因素與實際結果間的反差有多大真讓人琢磨不透。但引進種鴿要多試,耐住性子等候作育效果是值得鴿人恰當把握的。

        三、輕信盲從,種不副實。信鴿引種上最讓人窩火的是引進的種鴿有水分,血統記錄與成績證書被做了手腳。這方面摻假使壞的手法林林總總,不勝枚舉;許多鴿友損失金錢、耽誤寶貴的賽鴿時間的教訓也屢見不鮮。因此,在引種上規避受騙的忠告很多,鴿友防騙意識也在不斷增強。盡管如此,鴿友對鴿騙子防不勝防的情況還是難以完全杜絕,從我地引進諸多銘鴿的各不同情況與途徑看,有些標榜著大品牌銘鴿的鴿子就存在明顯的名不副實的問題。

        據了解,有的單純聽信賽鴿傳媒上的賣鴿廣告,引進的號稱三代、四代連續發揮的歐洲荷比德銘鴿鴿種,不僅所出子鴿飛不出成績,就是引進有放飛成績記錄的二代鴿種本身,不慎鉆出鴿籠,幾十公里竟然也飛不回去;有的價格不菲的名家鴿,以及一些臺鴿品系鴿,說起來都能與有出處的名家,或臺灣的賽鴿家電話聯系,證實其正宗來源。

        當鴿友聽信鴿販口若懸河的說法,慷慨解囊購回鴿子后,往往得不到名家的證實,與提供的臺灣電話也聯系不上,花上年把時間弄出的鴿子,連100 多公里空距的武漢都難得飛回。后被知情人告之不過是從福建沿海批發回內地的海翔迷失鴿。因此,從我地引進鴿子的情況來看,銘鴿確實不少,但魚龍混雜,良莠難辯的情況也是客觀存在的。鴿種不真,作育的賽鴿參加競翔出現不盡人意的結果也就并不奇怪了。這主要還是一句老生常談的話:鴿友引種要認識好鴿,先要結識好人。

        喜歡琢磨鴿子眼睛的鴿友,引種時最好要多琢磨鴿主的眼睛,揣度其有多少誠信度。有人說最好到拍賣會上去買貨真價實的鴿子,對此在不排除拍賣會上也會出現相互哄抬與炒作的情況下,我看還是識人頭,找有賽績的名家引種最可靠,特別是到賽績持續穩定,口碑好的名家、名棚引鴿最令人放心。因為好名聲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壓力,賣出一羽鴿子就等于發出一張名片,名家一般不會自毀更珍貴的名譽的。同時連續的成績鴿及其相應作出鴿累積在自家棚里,也不能殺了下酒,也需要長期穩定的輸出途徑。當然,就像時下有人甘愿穿戴水貸名牌報飾那樣,既想少花錢買鴿,又想附庸銘鴿滿天飛的養鴿大流,而在賽鴿上并無搶前爭先、積極進取的強烈動因,如此這般購進的大牌“銘鴿”,就另當別論了。

        四、惜鴿不放,賽時敗北。見鴿愛鴿,只要了解到某知名品系鴿諸多的優勢與好處,就想辦法引入己棚,居為己有,足見其對鴿子的珍惜程度,用“愛鴿發燒友”加以形容是不過分的。興趣往往是最好的老師,愛鴿沒商量對于養鴿人參悟賽鴿翔道,然后在種養訓上走在他人的前面,理當成為操弄鴿事的強勁動力。但實際鴿事活動中,如果對信鴿的珍惜過了頭,轉化為吝惜,把好鴿子異化為叫花子手里的糖果,拿在手里怕丟了,放在嘴里怕化了,自然不會產生好賽鴿應有的育種效果。

        我地鴿友真正涉足賽鴿運動不長的鴿友中,就有這種過分惜鴿的現象。觀察有些鴿友頗有年頭,為時并不短的養鴿情況,引鴿的門路不可謂不寬廣,引進的各色有根有底的銘鴿也不可謂不正宗,就是臨到比賽不是諸多原因沒有鴿子上路,就是好不容易湊上鴿子入籠,飛起來也是丟失多,回返的寥寥無幾,較之于后起步,鴿種遜色得多的鴿友,效果是天壤之別。

        說起來這是個簡單不過的道理:玩信鴿,養來就是用來參加競翔的“運動員”,要在比賽中有所作為,就需要平時多訓練,同時用鴿籠來對鴿子育種的效果進行日常的檢驗。如果平時舍不得訓飛鴿子,唯恐鴿子丟失,俟到賽時,別人紛紛出鴿參賽,那些平時沒有得到足夠量訓練的鴿子,完全是以一種“丑媳婦見公婆”的姿勢參賽,再好的鴿種,也沒有完成競賽要求的把握,就更不用說取得可觀的賽績了。

        相反,我地一位青年鴿友,因受經濟條件限制,近兩年引進的鴿子檔次不高,還僅憑外觀與個人好惡弄了一些“天落鳥”做種,但其一個最大的特點就是放飛鴿子成癮,他身居公路養護部門,依托近些年四處修路的工程較多,委托工程車司機四處放鴿,平時育出的一大群鴿子丟失不少,到今年初,僅剩下9 羽從10 來公里到120 多公里訓飛了不計其數的鴿子。

        就是憑著這批鴿子,他除了在各項比賽中都取得可觀的賽績外,最令人矚目的是在790 公里的邯鄲賽中,成為我地唯一當日歸巢鴿的鴿主;今年湖北正大杯千公里比賽區,11 月2 日集鴿后因天氣原因在北京壓籠4 天,11 月6 日才放出,他一羽雌灰鴿冒著連續多天終日不間斷的淫雨按期歸巢,成為山城千公里賽事的伯馬??梢?,一流銘鴿只是為信鴿競獲勝提供了一個雄厚的先天條件,在飼養環節既定的情況下,若舍不得投入訓賽,使育賽效果落于二、三流信鴿之后決非危言聳聽。

      (原載《信鴿》2006 年2 期)


專欄作家發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上一篇:《鴿道留痕》紅杏出墻作出優勝鴿下一篇:給賽鴿喂食動物脂肪

信鴿小工具

App下載

官方微信

在線商城

回到頂部

大富翁8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