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勝利而生(連載十五)

        飛行方式

        必須提到一點——比賽不是鴿子翅膀的惟一功能。鴿子的一生將用到各種飛行方式,每一種在決定翅膀最終的形狀中都有作用。理想的賽鴿翅膀不適合于其他的一些活動,最終的結果是各種需要的折中物。我們主要觀察一些其他的飛行方式,牢記差異是人為的,實際上沒有形狀的劃分。飛行方式包括起飛、盤旋、減速、滑翔、急速下降、比賽、躲避、著陸和逃離飛行。

        起飛

        從地面起飛是通過抬起后背正上方的翅膀跳入空氣里,高度足以完成俯沖來達到的。當鴿子從棲架上起飛時,它抬起翅膀,使用重力提供最初運動的力量從棲架上降落。通常是腿部的力量和重力一起發揮作用。當兩條腿都受傷的時候,可以清楚地看到起飛力量的喪失;鴿子拍打翅膀推動它們降落,但是掙扎變成升空狀態。一旦進入空氣,翅膀掠過最大范圍(280度)帶來主動的提升和運動。接近垂直的起飛,身體幾乎是直立的。

        在一張鴿子起飛的照片中,注意身體的攻擊角度。承擔著翅膀的上升,它表現了初級飛羽的高效,允許空氣以阻力的最小值通過翅膀。百葉窗式也建立提升和阻力,但是因為初級飛羽轉到90度而且翅膀向后移動,阻力實際上產生了向前的移動。因此,在這類撲棱中的部分提升和推進力來自于上行運動。上行運動和下行俯沖形成了有效的提升。

        盤旋

        鴿子猛烈地拍打翅膀,將上方空氣卷入并強迫其向下,因此產生了足夠的向上的力量,從而形成了盤旋。所有的提升是由拍打翅膀產生的,因為這種練習高度消耗能量,所以它只能在短期內維持。因為接近垂直的起飛攻擊角度很高,除了正常的暫停之外。鴿子不是優秀的盤旋者。

        減速

        鴿舍內的緩慢飛行需要與盤旋和起飛相似的運動和肌肉努力。鴿子的身體更加水平;總的來說,攻擊角度和飛行速度成反比。攻擊角度越小,空氣吹過翅膀產生被動提升的機會越大。這種飛行方式非常費力,鴿子不能堅持很長時間。

        滑翔

        鴿子向前飛行,翅膀水平地向外伸展,使用重力作為推進力,滑翔不需要拍打翅膀。鴿子在這個舞臺上代表飛機;它在一條稍微向下的軌道上飛行,準確地使用與滑翔機相同的技巧。

        俯沖

        俯沖是鴿子在天空高處的時候一種極端的飛行方式。當它突然收起翅膀彎下腰的時候,迅速地接近鴿舍。比賽日是每一位鴿友屏住呼吸期待的時刻;第一羽鴿子歸巢,從天而落仿佛用自身撞擊鴿舍,但是通常暫時停止俯沖完美地著陸。

        俯沖的時候,收起翅膀減少提升,增加翅膀著陸系數。通過增加攻擊角度和大大地張開尾巴來完成著陸,隨著雙腿向前伸展減速,準備著陸。

        表演

        炫耀是鴿子的一個特點。向外伸展的翅膀表演強力的翼拍,短期內交替滑翔,在此期間翅膀保持水平45度,結果是鴿子經歷了提升的喪失并且迅速地失去高度。

        著陸

        尾巴在著陸的時候大大地張開,像滑翔機一樣發揮作用,與此同時攻擊角度大幅度地增加,造成強烈的氣流破壞提升。作用與起飛和盤旋類似;身體幾乎直立,翅膀來回地拍打,初級飛羽幾乎水平,提供有效的提升。鴿子在著陸前大多在盤旋,然后向前擺腿降落。

        逃離飛行

        鴿子直到被掠奪者攻擊時才執行它們的最快速度。它們扭動,在原地轉圈,彎腰,俯沖,以最快速度完成任何技巧動作,躲避攻擊者。因為高阻力,力量輸出是極端的,鴿子們無法長期保持速度,它只能在緊急時刻用于逃命。它不適用于比賽。

        比賽

        整篇文章至關重要的問題是:哪一種翅膀最適合比賽?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因為比賽不僅是翅膀的活動,此外還有不同的天氣條件需要不同的翅膀類型。繁殖想要的翅膀是一個緩慢的過程,因為大自然堅持不懈地趨向于恢復到野生類型。我們假設翅膀只被用于比賽目的,那么理想的翅膀將是長而窄的,頂部有點尖,短的前臂和長的末端飛羽——類似于雨燕的翅膀。

        不幸的是(對鴿友)翅膀有其他的功能。大自然決定鴿子應該群居,飛進洞穴并在里面移動,在巖石的邊緣、偏僻處和縫隙里活動,與此同時還要能夠迅速地起飛,躲避掠奪者并且在飛行中完成各種空中移動;為了這些和其他的活動,大自然賦予鴿子典型的鴿子類型翅膀。

        當我們觀看翅膀形狀時應該意識到在過去的幾百年里比賽的選擇已經表現到現代賽鴿的翅膀結構?,F在,典型的野生鴿子或野生鴿子類型的翅膀幾乎絕跡。最近二十年,只有最快的鴿子被保留并用于育種,翅膀逐漸呈現出與野生鴿子不同的形狀。盡管如此,個別的賽鴿和野生鴿子在翅膀類型上有很大變化。這要歸因于人類在自然選擇過程中的干涉。人類為了適應自身需要,實現了所有物種的改變。

        翅膀和飛行理論

        上述內容值得思考,因為它對于徹底地理解鴿子的賽飛非常重要。我們發現當鴿子在距離家50公里的地方路訓時,除去意外,它們通常一起回來,所有鴿子保持同一速度。如果鄰居的鴿子同樣健康良好,在同一地點同時放飛,也會發生相同的情況。它們將和我們的鴿子一起飛回來,并且組成一個團隊,只有在接近家的時候才分開。這引導我們假設:

        1、鴿群內所有鴿子的最快速度是一樣的

        2、飛得快的鴿子減速等待飛得慢的鴿子

        3、真正的速度由一些領導者決定,其他鴿子保持相同的速度

        這三種可能性需要進一步討論。

        1、一個鴿群內所有鴿子的最快速度不大可能是一樣的。所有生物的最快速度存在變化,人、狗、馬、烏龜等。我們憑經驗知道這是真的。我們通過觀察還知道所有生物的最快速度是遺傳的,從基因方面取決于許多與數量有關的特性。一張鴿群內所有個體最快速度的圖表嚴格地符合正常曲線,有些類似于一口鐘。鴿子的最快速度不大可能有任何不同。

        2、有時候一羽本應該留在鴿舍里的鴿子被路訓。它可能要下蛋,受了輕傷,換羽很嚴重,有點臉色不好等等,不應該訓練。大多數鴿友都經歷過這樣的鴿子在鴿群歸巢途中掉隊的情況。開始的時候它只比鴿群落后幾米,但是速度慢的鴿子逐漸變得離鴿群越來越遠,最終在鴿群歸巢幾分鐘之后才到達鴿舍。任何鴿子都不會脫離鴿群減速等待落后者。鴿子不會互相等待。

        3、第三種可能性似乎是最有可能的。鴿子是群居性生物,因為它們盡可能保持在群體范圍之內。比賽歸巢的時候,鴿子不會以最快速度飛行,而是以鴿群中飛得快的鴿子感覺舒服的速度飛行。我稱其為舒適的飛行速度(CFV)。飛得慢的成員以超過CFV的速度飛行,目的是不打破連接它們與鴿群的紐帶。

        因為鴿子用于飛行的能量對于我們研究比賽速度非常重要,所以我們必須進一步了解它。當一羽鴿子飛得很慢,就像它在鴿舍內部飛行一樣,那么它翅膀上很少有氣流提供被動的提升。實際上,全部的提升需要的是主動提升帶來的一切,來源于強力的翅膀拍打。這種猛烈的拍打飛行引發阻力,在能量消耗方面是最不經濟的。一旦有更向前的運動,翅膀上的氣流就會帶來更消極的提升,消耗較少的能量。此外,飛得很快需要更多能量克服形成阻力。不同速度所需要的能量變化可以制成一張圖表,飛行的位置多數是由經濟決定的。

        最小范圍速度是鴿子以最少能量消耗飛行的速度。最大范圍速度(VMR)是鴿子在指定的能量內飛行最遠的速度。這些圖表和曲線是CJ.彭尼奎克在1968年訓練鴿子在風洞里飛行時計算的。他發現鴿子的VMP大約為18公里/小時,VMR大約為43公里/小時。二者都比賽鴿在比賽中歸巢的分速慢(75公里/小時)。

        似乎賽鴿的CFV要超過它們的VMR,因為它天生的歸巢欲望被人為的健康程度和心理刺激促進。野生鴿子外出覓食和回來不需要相似的速度。

        鴿子緩慢飛行的圖片很好地說明了初級飛羽彎曲的性能,這種特別的彎曲能力可以在所有鴿子起飛的影像中看到。翅膀羽毛的柔韌性在飛行中特別重要,因為它憑借推力形成了基本原則。

        在俯沖的末端,翅膀半彎曲,次級飛羽第一個開始上行運動,而初級飛羽在開始上行運動之前拉近身體。它們向前的運動減慢,相對于身體,初級飛羽向內、向后、向上移動。一旦初級飛羽位于身體正上方,俯沖再次開始。初級飛羽轉動的性能促進上行運動,允許空氣沖過像百葉窗一樣的翅膀。這得到了初級飛羽末端間的縫隙的幫助。緩慢運動就像是翅膀執行了一次劃船運動,但是空氣不像劃船一樣回來。

        推力的產生

        比賽過程中的推力是由三個方法的結合產生的??傊?,初級飛羽負責該工作,次級飛羽扮演了支持性角色。

        所有初級羽毛像一個巨大的“魚鰭”一致行動,如同人類使用腳蹼游泳。羽毛是“有彈性的”,它們在翅膀向下移動時能夠大大地彎曲。最后飛羽的頂端完成最快的移動,因此是在最大的壓力下。羽毛越長柔韌性越好,鴿子向前飛行的潛力越大。通常較大的初級飛羽有點向前彎曲,提供更大力量抵抗空氣壓力。

        當鴿子逆風飛行一段時間的時候,初級飛羽的頂端可以在飛行停止后暫時保持向后彎曲。飛行完成后立刻檢查鴿子就會看到這一現象。剩下的羽毛很快恢復正常的形狀。

        飛羽被相鄰的飛羽暴露的地方會在每一根羽毛的羽軸方向產生獨特的力量。飛羽像襟翼一樣一起工作,產生的力量與尾部垂直發揮作用。左翼的俯沖產生向前的力量,與飛行路線成20度斜角。右翼在對立的一邊產生相同的力量,與合力通過鴿子身體中軸線。

        柔軟的尾部或初級飛羽的內部網狀物明顯寬于僵硬的前部網狀物。翅膀完成俯沖的時候,初級飛羽的尾部網狀物在巨大的空氣阻力的壓力下向后彎曲。(羽毛的頂端在羽軸周圍輕微地彎曲——左翼順時針方向,右翼逆時針方向。)“腳蹼作用”再次發揮作用,結果是每一根初級飛羽的頂端產生了向前的力量,暴露了它的尾部網狀物。被相鄰飛羽的前部網狀物遮蓋的尾部網狀物部分在這個過程中不發揮作用。(我認為羽毛不像螺旋槳的葉片,后者用前段絞進空氣幫助產生推力。螺旋槳的作用以機翼的形狀為基礎——縱向彎曲,當羽毛從尾部到羽軸的厚度相同時,沒有彎曲。)

        翅膀向下運動造成空氣在身體下方壓縮。這產生一種被動的壓力,結果是當空氣向后、向下逃離的時候產生提升和推力。

        重要的原則是快速拍打飛行的過程中實際上僅僅是由初級飛羽產生了推力,而次級飛羽幾乎完全地負責提升的準備。一些主動提升是由初級飛羽產生的,鴿子每一次俯沖都會有微小的向上移動。

      (未完待續)

專欄作家發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上一篇:為勝利而生(連載十六)下一篇:連載作品:101種方法(一)

信鴿小工具

App下載

官方微信

在線商城

回到頂部

大富翁8安卓版